01.紅酒《將軍玫瑰》

  

  將軍玫瑰,現代有。
  只是想寫寫這兩個女人閒話家常的畫面。(吭)





  魯比歐那王國與古朗德利尼亞帝國之間的一座城市,餐廳內。
  兩個女人相對以坐,桌上擺放著相差甚遠的杯子。白色的茶壺和茶杯,微甜香醇的紅茶散發著熱氣;玻璃紅酒瓶和透明高腳杯,濃厚豐富的紅酒透著寶石紅。

  餐廳內其餘客人不約而同在選位時迴避此桌,又不時探頭偷望著。服務生也用著略微緊張的神情,像是深怕出了什麼差錯。

  無論是什麼理由,這兩位理應是敵對的女軍人,絕對不是單純來友好的聊聊天而已──這是店內所有人的心聲。不遠處的餐廳老闆,只能默默祈禱她們不會突然大打出手。

  貝琳達拿起酒杯,杯身反射出她邪魅的金瞳,啜了一口,斜眼望不遠處驚恐的眾人,微笑開口,「這麼緊張,這裡可不是戰場,誰會在這打起來呢。是嗎,艾妲小姐。」

  艾妲拿起茶杯,慢條斯理喝了一口後回應,「希望如此。無論如何,妳也挺有興致的,貝琳達小姐。」

  「啊,我想見妳嘛,貴國沒什麼有意思的人物呢。」貝琳達輕笑,輕鬆的像是在閒話家常。

  先不管信是如何發進來的,隻身前來的貝琳達實在令人猜不透。……雖然自己也是隻身赴約,真要說,是半斤八兩。

  「我只希望妳,千萬別在我國的餐廳發信來約我就好。」艾妲依舊拿著茶杯,略為無奈的開口。

  「嗯─哼─,哪天試試吧,或許光明正大的坐著飛機去貴國旅行也不錯?」貝琳達的回應,簡直完全無視艾妲方才的發言。

  ……完全可以想像機場內人人如臨大敵、兵荒馬亂的樣子。
  「被打成蜂窩我可不會負責任唷,貝琳達小姐。」

  「呵呵。」不是很在意的樣子。

  回頭報告上頭最近當心機場好了,艾妲心想。由貝琳達的口中說出,她會去實行也是遲早的事,真的發生……會是哪邊被打成蜂窩,還說不準。總之盡了告知的義務,接下來的事情就不歸自己煩惱了。

  「貝琳達小姐,妳的副官今天沒帶來嗎?」艾妲又喝了一口茶,轉移話題。

  「留在國內訓練不長進的傢伙們,順便幫我處理麻煩事。」說得那麼理所當然,「艾妲小姐,那妳的副隊長呢?」

  「別提那連機甲都開不好的傢伙,他才是最需要訓練的……」艾妲喝光杯裏的茶,微皺眉頭,「我也想讓他處理事情,但他只會給我添亂。」

  身在帝國的副官不明所以然的打了一個噴嚏,回頭繼續怒罵眼前動作慢了一拍的士兵;身在王國的副隊長同樣不明所以然的打了一個噴嚏,回頭機甲就撞上了一顆大樹。

  「要不我教妳幾招吧?」貝琳達顯得非常有興趣。
  「不用了,謝謝。」還沒等她開口,艾妲已一口回絕。
  「哎呀,真可惜,我覺得挺有效的吶?」說著輕輕的笑了出來。

  不想知道,完全不想知道。
  艾妲又倒了一杯茶,不打算理會眼前這女人的『好意』,就算真的是她平常在用的方式,想必自己也完全不能接受──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喝茶就好。

  不遠處的餐廳老闆,依然驚恐甚至是恐悚的望著相對而坐的兩個女人。
  怎樣都好,就算妳們真的只是來閒話家常也罷,快點相安無事的離開我的店吧……老闆的內心不斷的碎碎唸,又不敢表現在臉上。說實在,真的對心臟不太好……他認真的開始考慮結束之後休店幾天,去好好休養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