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企劃】向景泉

那是個奇怪的地方。
一開始,也只是路過。

沉不見底的井,由灰色的石磚砌成,裡面有數之不盡的水蛇。
……也不像有人在養的樣子。
白色的水蛇浮游、纏綿、擺動,不時又游向見不著的深處。

很奇妙的景象,渺無人煙的林子、孤立的井和無數的水蛇。
說不上為什麼,目光卻被吸引著。

在那之後,他就很常來到此。
在各種心情下,或即使並無什麼理由也會想來到此。
他覺得有些羨慕這些水蛇。
誰也無法離開誰,生生世世活在這深沉的井底。

*

向景泉,二十九歲,男。
一個旁觀者。

若要分類的話,他覺得自己是這種類型。
與人相處時,總保持有禮而疏遠的距離,彼此缺了誰也無所謂,這種可有可無的關係。
所以當職場上某位女同事怯怯地向他示愛時,他其實也不能理解。面帶偽裝的微笑,看著對方的臉拒絕時,想到的卻是水蛇扭動的身軀。
當然,完全沒有所謂的愧疚。

於是這天他也一如往常地來到井邊,卻看到一樣不熟悉的事物。

一雙,紅色的高根鞋。
他彷彿聽到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

匆匆地奔上前抓住井邊向下望時,卻是如常的景色。
有人跳下去了?
或只是惡作劇?
那個人成為牠們的一員了嗎?
有許多疑問,回應他的卻只有林中生物的鳴叫聲,和不時由下方來的水聲。

他將那雙高跟鞋帶了回家。

奇怪的是,以一雙高跟鞋來說尺碼實在過大了,即使是身為男性的他也可綽綽有餘地穿上。
看著這雙鞋,他開始試著去想像它的主人。是男人?是女人?重要的是為何留下這雙鞋。

一點悸動在他心裡不斷擴大。

在外望著水蛇時,他想像自己跳下去,那會是什麼感受?
在家望著紅鞋時,他想像那人跳下去,又變成什麼樣子?

彷彿被這個念頭催促著。

*

白色的、孤寂的、冷冰冰的水蛇啊水蛇……
是要縱身而落。
還是,一世無應的望著,遙不可及的身影。

你能不能告訴我?

*

井的水面映照出他上頭的月,同樣地也照出他的臉。
伸出手也抓不著,遙遠的距離。
他看見自己的面容不時因井內的水蛇而扭曲。
扭曲、
扭曲、
扭曲。

啊,是了,即使面對著自己,我的臉孔依舊是扭曲的。
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好留念。

他轉過身,坐上井邊的石磚,抬頭看著天上高掛的月……也是那麼遙遠。
他伸出手向著夜空, 然後放任自己的身子往後倒。
墜落、
墜落、
墜落──
重重落入水裡的聲音。

水蛇因他的落下翻騰起來,而他的身軀依舊不斷地下沉。
下沉──由水下看上去,月亮也搖曳著。
下沉──無數的水蛇,蓋過視線的縫隙。
下沉──向上伸的手,被冰冷滑溜的白色水蛇纏繞。
被水包圍,持續地下沉。

漸漸地感受不到水的寒冷,甚至還開始覺得有點溫暖。
即使呼吸困難,卻感覺很平靜。

──他感覺到有一雙手,將他抱在懷裡。

我不是一個人。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