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日常,秋。


  帝國日常,眼鏡犬+將軍出沒。






壹、

  (盯--)戴著眼罩的男子,艾依查庫。正試圖用意念吸引眼前上司
的注意力。很可惜的,前方的人完全不受影響的專注於桌上的文案。即使
坐在沙發上的艾依查庫怎麼死命的盯著他看,都無動於衷。

  艾依查庫有點喪氣。
  看著窗外的好天氣,本來打定主意今天等艾伯忙完就可以一起出去走
走--可是他已經從早上八點整整忙了六小時,連午餐都是隨便的將他帶
來的三明治兩三口吃掉。

  估計他連我在裡面包了什麼都不知道,還有那其實只是給他當早餐的,
只是他一直拖到了午餐時間才吃……。艾依查庫哀傷的心想。

  於是他決定放棄這該死的工作狂,自己上街。

  (聽說帝都開了一間還不錯的紅茶店,回來時順便帶些回來吧。)隨
手寫了紙條放在桌上,艾依查庫走出辦公室。

  出了大樓的艾依查庫,看著入秋的片片紅葉,聞著遠處傳來的香味,
決定去的時候順便嚐嚐那家店也頗受好評的楓糖鬆餅。完全把剛剛的鬱悶
扔到一旁去了。

  伸了伸懶腰,今天天氣真好。

貳、

  「艾依查庫。」簡潔有力的聲線,出自戴著眼鏡的男子,帝國騎士艾
伯李斯特,今天依舊為了收拾帝國軍部的爛攤子煩悶。 

  「艾-依-查-庫。」頭也不抬的艾伯,遲遲等不到應有的回應,明
顯不耐煩起來。

  辦公室依舊安靜。

  終於受不了的艾伯李斯特抬起頭,準備看看這隻經常在他辦公室大睡
特睡的笨狗又在做什麼--卻沒看到人。

  「……搞什麼?」對於經常跟前跟後,只差沒喊一聲汪的艾依查庫,
今天竟然沒說一聲就不見了。艾伯李斯特感到很稀奇。


  眼角瞄到了沙發旁的長桌上,擺著一張小紙條,他伸手拿了起來。

     │親愛的艾伯,              │
     │                    │
     │  本來因為今天天氣很好,想等你忙完之後│
     │一起去散步,但看你一時半刻也不會忙完了。│
     │我決定自己先出門晃晃。回頭見,我會帶紅茶│
     │回來給你,期待吧!不要太想我。     │
     │             --艾依查庫。│

  這小子到底有沒有身為軍人的自覺?他扶著頭,覺得好像有點痛。

  看了一下窗外,溫馴的陽光與暖紅的楓葉。
  天氣的確是很好。這麼想著,艾伯李斯特卻嘆了口氣。

參、

  叩叩叩。咔啦。

  「艾依查庫!你--」聽到門聲的艾伯李斯特抬起頭,然後愣了一下。
  「咳,呃,貝琳達將軍,有什麼事嗎?」

  「哎呀,一進門就被人大呼小叫,這可真是新鮮。」貝琳達帶著她慣
有的笑容,泰然自若的在沙發坐下。

  「……忘了它吧,將軍。」艾伯李斯特暗自嘆口氣,起身倒了兩杯咖
啡,走到貝琳達對面的沙發坐下。「所以,將軍妳今天來……?」他將咖
啡放在桌上,接著說著。

  「嗯?」貝琳達微笑,「我來看看優秀的軍官,免得我總想一杖打爆
那些沒用的上司與部下。」平常的像是在談論天氣,優雅的拿起咖啡喝了
一口,「哎呀,剛剛的話可不能說出去唷。」她將食指放在嘴脣上,輕輕
的笑了一聲。

  「下官會注意。」艾伯李斯特輕推眼鏡,朝門口看了一眼,希望沒有
哪個不長眼的傢伙在這時間闖進來--當然不是指艾依查庫,他巴不得那
隻沒自覺得笨狗快滾回來。

  「難得小狗兒今天不在呢。」瞥了一眼艾伯李斯特看的方向,平靜喝
著咖啡的貝琳達,冷不仿冒出一句。

  「咳-!唔-!」即使是艾伯李斯特,也被貝琳達這一著哽住咖啡。
 
  「笨狗……,不……,我是說艾依查庫,說什麼今天天氣很好,上街
溜搭去了。」他遲疑了一下,「貝琳達將軍,妳不是平常都這麼向其他人
稱呼他的吧?」艾依查庫可是被人當做他直屬的護衛,這傳出去恐怕兩人
的名聲都要一起下跌了。

  「當然只在你們這裡說囉。」貝琳達的語氣很愉快,「只是我也好想
有一隻那麼好的狗呢~。」好像真的很羨慕。

  「將軍妳……,沒有辦不到的事吧。」艾伯李斯特語帶保留的說著。
  估計你這麼向外面說,馬上有一批軍官不分男女階級,前仆後繼的搶
那個名額。艾伯李斯特默默的想,不論性格(其實是很多人不清楚),貝
琳達將軍在軍官中可是擁有很高人氣的。

  「呼呼呼。」貝琳達微微張開她經常笑瞇的眼,看得到漂亮的金色眼
瞳,笑得有點邪魅。

  帝國的軍官們,不約而同打了個寒顫。

肆、

  砰!辦公室的被人用一股不知控制力道的力氣撞開。

  「艾伯──!我回來了!!」簡直是撞進門的艾依查庫,只見艾伯李
斯特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辦公桌,正與貝琳達將軍面對面喝著咖啡。

  「嘿!貝琳達大姐!妳今天怎麼有空來呀~,要喝我泡的紅茶嗎?」
  艾依查庫顯然很興奮,完全不認為自己語氣有哪裡不對,只顧著甩動
手上裝著紅茶葉的鐵盒。

  長桌旁的兩人,一齊望向剛進門的艾依查庫。只是一個帶著「你白痴
嗎?」的眼神;一個則是一派自然的笑臉。

  「嗯?」對著齊齊望向自己的兩人,艾依查庫用天真的笑容回應。

  「呵呵呵──」貝琳達的笑聲聽起來很愉快,「艾伯李斯特,果然你
們這裡很有趣吶。」說著站起身,向門口的艾依查庫走去,然後拍了拍他
的肩,「軍犬小弟,紅茶留給你的準將喝吧,我該走了,有空再來找你們
玩呀。」
   
  「喔!有空常來~!」艾依查庫一派輕鬆的揮手向貝琳達道別。

  「呵呵呵──」貝琳達輕關上門,走前依舊是那愉快的笑聲。

  如果可以,艾伯李斯特希望這個看不透的將軍……,還是不要太常找
自己泡茶比較好。

伍、

  「艾伯艾伯──你看我今天買的紅茶!」艾依查庫獻寶似的,急忙將
手上那盒遞給艾伯李斯特。

  「下次有其他人在旁邊時,記得稱呼她將軍。」艾伯李斯特輕推眼鏡,
有點放棄的提醒了一聲,接過艾依查庫手上的紅茶盒。

  「嗯?」他覺得好像透過鏡片看到自己的相片,而在紅茶的品名標誌
上,清楚的寫著「E-Love」。「艾依查庫……,你哪買的?」

  「街上新開的紅茶店呀,生意很好而且店員人很好耶~」艾依查庫滔
滔不絕的說著,「她們說這茶你一定會喜歡,還給我打了很好的折扣,對
了他們店裡的鬆餅也很好吃!」然後突然又想到什麼似的接著說了下去,
「對了艾伯,原來你很受居民歡迎嗎?」完全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少囉嗦。」艾伯李斯特打開盒子,的確是他會喜歡的香味,想到自
己好像真的有在哪個舞會與幾位大小姐聊過紅茶……,(下次得向那家店
要求肖像權利金。)他將盒蓋蓋上,暗自想著。

  看向一臉寫著「快誇獎我快誇獎我!」的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覺得
自己連嘆氣都懶了。

  「艾依。」好像注意到什麼,艾伯李斯特叫出了只有兩人相處時才會
有的稱呼。
    
  「怎麼?」艾依查庫不疑有他的回應。

  「你這裡……,」艾伯李斯特伸手輕抬艾依查庫的下巴,將臉靠近,
然後輕舔了他嘴脣右邊,「……楓糖?吃東西要擦乾淨。」

  「……!!!?我知道啦!!」沒料到艾伯李斯特突如其來的舉動,
艾依查庫從一愣到漲紅了臉,只來得及倉促的回應。

  艾伯李斯特看向窗外,完全沒注意到身旁艾依查庫的窘樣。入夜的帝
都燈火通明,月光皎潔。剛剛才一臉困窘的艾依查庫,看著被外頭照亮的
艾伯李斯特側臉,又看呆了眼。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望著街道,出聲喚。

  「……是!呃,幹嘛?!」回過神的艾依查庫應聲,又急忙掩飾自己
的狼狽樣。

  艾伯李斯特將目光從窗外移到艾依查庫身上,不禁笑了出來。

  「等等忙完,一起去散步然後吃晚餐吧。」

  入秋的帝國,吹著涼風。
  卻很溫暖。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