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園


  眼前的景象只能用”超現實”來形容。
  這裡是植物園……,狹小得不如說是植物館的地方,對我來說這裡唯一值得誇獎的地方,就是他們的天花板,透明的材質和簡單的框架,在白天與晚上都可以看到天空。
  三個大男人為什麼會晚上在這裡?這就要說到我兩、三年沒有見面的友人了,他是我同學。
  
  「學長前陣子跟我借錢,說明天見面還我,地點是以前學校常帶學生去的那小不拉機的植物園。學長也真是奇怪啊,很中意那地方似的。總之,很久不見了,一起去嗎?」
  「好。」我不暇思索地回答,因為的確也很懷念他們。

  一如過往的峰、七星、Dunhill,三個人不同的三種菸。
  然而在我抽完第三根菸時,我的人生突然面臨了前所未有的事件。

  學長的眼珠掉到我身上,帶著些皮膚和碎肉,和濃厚的血腥味。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我甚至還可以看清楚學長漂亮的嘴脣上,腦漿混著血液緩緩地流過,接著就像斷線的木偶向一旁倒去。

  學長的頭少了一半。
  為什麼?因為在天花板有朵花,很大的花,厚重的白色花瓣,血管一般的紋路。那是植物嗎,或說是生物呢。眼前的植物一張一開,說明著”牠”的確會動。
  學長的頭就是被這東西啃掉的。

  突然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表面上鎮定,內心卻驚慌的不得了。

  「別動。」友人的聲音將我從驚嚇和混亂的思考中喚回。
  「什麼?」我幾乎是下意識的回應。
  「我說,別動。」
  「我不動就是了……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盡量地讓自己保持鎮定,但依舊控制不了顫抖的聲音。
  「我也不知道,但你有注意到嗎?”牠們”都是向著光亮處裡會動的東西去。」友人說著將隨身帶著的小型手電筒打開,並飛快地將其扔出去,而那群植物以同樣迅速的動作撲過去將手電筒咬的粉碎。

  同時我也看清楚了,那植物並不只有我一開始看到的那朵,而是很多很多,撲天蓋地的將天花板佔據。本來館內還有會透過天花板照入內的月光和架在上方的燈光,如今已經變得一片漆黑。

  即使是親眼目睹,但眼前的事已經超出我的認知範圍。
  我努力躲藏在暗處,但冷汗依舊不饒人似地冒出。

  很黑。

  我感覺到有人貼上我的肩。
  人?我身邊除了已經成為屍體的學長,就只剩下眼前的友人。
  但他在我前面,那我後面?

  我緩慢地向自己的右肩望去,看到了血紅如手臂粗的生物,同時我也感覺到肩膀被啃咬的痛觸;很顯然的眼前的生物不僅在吸食我的血,一邊也在啖噬我的肉。
  在我意識到前,我已經用自己想得到最快的速度將肩上的生物拔開並扔掉。
  但不知何時,這群血蛭(雖然已經比一般的血蛭大得太多)已經滿滿滿滿地爬滿我們身上。
  我慌亂地將這些怪物都甩開,這才發現在我轉過頭的這段時間,友人已經被啃食到剩下半截血肉殘渣附著的骨頭,下半身不翼而飛。這群怪物竟然連骨頭也咬得碎。

  ──再沒有事情可以比現在更糟。

  我只能睜著眼看著友人和學長的屍體被血蛭覆蓋,期望這是一場惡夢,而我會醒過來。
  我是在作夢嗎?或這的確是個恐怖的現實?

  更糟更糟的,我發現我已經被最初那群食人植物盯上。
  空中開始灑下有如雪一般純白,卻發著光的羽毛。這些羽毛來自一群飛行的鳥類,但那群植物不知為何卻對牠們無動於衷。漆黑的館內在這群發著光的白色飛行生物出現以後,竟然變得有些美麗,透過光我可以看見,那群會動的植物正延著天花板朝我集中。

  ──那些羽毛灑在我身上。
  我想我可以猜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