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花朵與輕擁的溫度《將軍艾茵》

  貓咪生日賀文,將軍艾茵。
  依舊是寫起來就充滿…(ry)的組合。(何)
  艾茵對將軍而言是介於女孩子小動物之間的存在。






  食之無味。
  僅僅是維持著生前的習慣進食,貝琳達眼前的盤子裡擺放著少量的食物,而她本人則是以慢條斯理的方式吃著──機械式一絲不苟地重復。

  比起悠閒地待在館內,她更期望的是更多更多的戰鬥。但很顯然地人偶少女並不這麼打算,關於戰鬥的任務雖有一定頻率,但對貝琳達而言依舊是遠遠不足。

  基於解悶這個出發點,貝琳達在人偶之館的樂趣……除了沒事找艾妲讓她陪自己做這做那、和古魯瓦爾多鬥嘴、以訓練的名義與同為帝國來的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過招,近期最新加入的──是那名獸耳少女,艾茵。

  像是知道貝琳達已經無聊到開始做起冰雕,彷彿算準時機般房門被悄悄地打開,艾茵探頭入內並輕快地打了聲招呼。
  「貝琳達小姐?我可以進來嗎。」
  「行。」貝琳達隨手將剛剛才完成的冰之城消去。
  入門的艾茵乖巧地關上門,一關好就馬上以小跑步的方式到了貝琳達面前,表情顯得歡欣。懷裡則捧著整束白花,些許綠葉襯著白,沾著晨露的白花純淨的宛如新生。

  啊啊,無論是捧著花的少女或是她懷裡的花,都是純潔的與自己毫無關聯似的。
  不過,倒也與她挺配。貝琳達心想。
  純白的花朵和純潔的女孩子,光看著都可以想像她摘花時的畫面。貝琳達知道這些花朵由何而來──來自於館邸不遠處的草原,這些花有如自成一區般不斷生長,最初還不起眼但到後來卻成了最顯眼的一塊。

  貝琳達偶爾會經過,但從來未曾踏入。

  「貝琳達小姐,這些花……送給妳。」艾茵遞出花束,同時也笑得極燦爛,彷彿迫不及待這些花朵被收下。
  「送我嗎,為何?」雖然過去也曾收過由女性部下送上的花,但異族少女的贈花倒是頭一次,即使如此……比起送上的花束貝琳達更在意的還是理由。
  「咦?因為覺得很適合貝琳達小姐……而且貝琳達小姐喜歡白色吧?像是服裝和擺飾那些……」艾茵用認真的語氣回答,說話的同時食指輕放在脣邊並微微偏頭,像是有些不明白為何被如此問道。
  
  喜歡白色?……是有些誤解呢。
  喜歡穿白色,是因為白色最容易沾染血的顏色;如同示警、示威一般宣告自己到來,令人愉快的顏色。
  啊、不過這些還是別對女孩子說才是呢……。

  貝琳達視線停留在花束上頭,抬起時正對的是艾茵無邪的眼和笑容。
  無邪純潔的少女宛如花朵一捏就碎。

  「我不喜歡花,很快就會枯萎。」說著她伸手取出一朵,別到艾茵髮上,「而且,這還更適合妳。」貝琳達微笑。
  「不過這些是想送給貝琳達小姐的呀,」艾茵說著像是有些賭氣地將花束靠得離貝琳達更近,「我……不想送給其他人,就算是我自己也不行。」

  哎、意外地頑固呢。
  貝琳達若有所思地瞧著眼前的艾茵,而對方的目光只透露出非讓她收下不可的訊息。
  她不由得笑出聲,「──呵,好吧,我收下。」
  貝琳達一把接過,同時另一手憑空造出冰製的花瓶,就這麼將接過的花束以漂亮的弧度拋進。

  「那麼,頑皮的小貓咪,做為回禮不來讓我抱一會嗎。」她輕笑,同時在座位上張開手。
  「嘻。」而艾茵則是熟練地坐進貝琳達懷裡。

  這還真是……養了隻活潑的貓兒啊。貝琳達想著,摸了摸艾茵長著絨毛耳朵的頭,接著輕輕地由後抱住她。
  一下?哪會輕易地放開呢,得讓她像之前在此待上一陣子才行。

  前方的艾茵耳朵輕動,像是得知貝琳達的念頭似的,她轉過頭帶著笑意開口。
  「我說過,不會逃的唷。」
  「那好。」

  啊啊,小動物果然好溫暖。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