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修帕》

  修帕,致七夜生日賀文。





  她彷彿可以感受到溫馴的陽光,透過翠綠森林照在臉上,身邊有森林的動物們和鳥鳴環繞。睜開眼卻是舉目荒蕪,而陪伴身邊的只有她的神獸。

  這是來到這未知世界的第八天。
  整整經過一週,灰暗的天空、荒涼的土地、兇暴的魔獸,和渺無人煙。在在顯示出這世界與原先所處的世界有很大的不同。而她,記不得很多事,但值得慶幸地又沒有忘記某些重要的事。

  像是她的神獸,還有……
  阿修羅。

  *

  那是帕茉第一次孤身執行任務。目的是為了證明自己即使不依靠神獸也具有足夠的作戰能力,足以保護自己甚至是神獸,在緊急的狀況下也可以保全一人一獸,這才是可以獨立的神獸使。

  村裡的人還有她的神獸都很擔心她。但帕茉不擔心,這是證明自己的好機會;她不害怕,甚至有些興奮。在出村前神獸也有如明白她的心意一般,只是輕輕地碰觸她幾下就馬上離開身邊,退到幾步外的地方佇立並直視,像是在等待。

  「我很快就會回來唷,別擔心。」她笑著向神獸揮手。
  正要離開村子時,眼前卻憑空出現一名男子。
  「妳……小心點。」是阿修羅。
  「才──不需要你擔心呢。」她輕鬆地說,笑得宛如晨曦
  「……我只是不放心。」
  「放心吧,嗯?」她笑笑,伸出手指輕點阿修羅緊皺的眉頭。
  「……嗯。」阿修羅一樣不太放心的樣子,不過也只是點點頭,一邊摸了摸剛剛被點過的地方。

  真是愛操心的人呀。
  帕茉一邊將箭射往獵物,一邊想著離開時的事。

  九隻、十隻,嘿!這樣就可以回去了。
  將指定的獵物放進隨身帶來的袋內,她踏著輕快的腳步準備回去。

  呀、風景真好。
  帕茉佇足在山邊,難得的好天氣使得山上的景致也一覽無遺,成片綠意的山谷上有成群的鳥飛過,而遠方的另一座山是她沒去過的地方。有機會真想走遠點。

  還是快點回去吧,免得村裡擔心呢。帕茉這麼想著,轉身就要離開──腳邊的土地卻鬆動了一下,緊接著便以崩落之勢快速潰散。
  「咦?呀──」
  在帕茉還沒反應過來前,她已經連人帶弓滑落山谷。  

  太不小心了。
  雖然好運的因滑落的位置底下有一塊突出的土地而得救,但也很倒楣的在剛剛的過程中扭傷腳,而且還很嚴重。

  帕茉抬頭看向自己滑落的山坡,是還可以輕鬆爬回去的斜度,但問題在於自己的腳,怎麼說都不可能硬拖著腳爬回去呀……。離村子也有點距離了,即使呼喚神獸也不會獲得回應。
  真的麻煩大了。

  天色漸黑,氣溫也跟著下降,她也只能偶爾試著呼喚期望有人聽到,人卻還是得在原地動彈不得。只能等天亮村裡的人來找自己了嗎,帕茉有些難過的心想。

  「帕茉?」從上方有聲音傳來。
  「咦?」抬頭一看,對上的是阿修羅大地色的眼。
  「終於找到妳了。」阿修羅三兩下就從上方跳躍而下。
  「我……哎……。」沒想到阿修羅會特地來找自己,帕茉也難為情了起來。畢竟自己出村時還說得那麼肯定呢。
  「沒事嗎?」
  「……腳扭傷了。」
  「所以才叫妳小心點。」他皺眉。
  「……嗚。」帕茉的聲音低低的,看起來已經快哭出來。
  「唔、別哭啦……我背妳回去吧,上來。」阿修羅稍微有些窘迫地搶在帕茉掉淚前開口,接著蹲下身子示意她到背上。
  帕茉眨了眨眼讓自己不至於哭出來,小心的到了他背上,在確定身後的人穩住以後阿修羅動作迅速地三兩下就回到山道上,卻平穩的連背上的帕茉都沒感覺到震動。晚風吹在她臉上,涼涼的。

  不過還是……
  「阿修羅。」她開口,小聲地。
  「嗯。」阿修羅專心地直視前方趕路,不過單聲回應了她表示有聽到。
  「我腳好痛。」
  「忍忍吧,馬上就到。」
  「……嗯。」她稍微抱緊了些,接著又開口,「阿修羅。」
  「嗯?」同樣簡潔的回應。
  「好冷哦。」像是在抱怨又像是在撒嬌。
  「……。」阿修羅沒有回應,不過小心的將圍巾用一隻手解開,並用它將兩人一起圍住。

  她的心,暖暖地。

  * 

  雖然只想起一點事,不過……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帕茉想著,一邊用手摸摸神獸。
  「吶,神獸,你記得阿修羅嗎?」
  神獸遲疑了一會,之後微微偏頭,像是不明白她在說誰。
  「是嗎……。」看神獸這個反應,她也沒繼續問下去。

  帕茉有種預感,一定還會遇到那個很重要的人。

  她抱上神獸,閉起眼。感受到的晚風有如那一夜。
  希望,今天會有一個好夢。




  後記。
  
  孩子你不要想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突然吶喊)
  我好希望妳不要想起來。(趴)

  然後神獸記得所以牠當然是在裝傻。(??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