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味《奇伯》

  奇伯,致Edith生日賀文。
  不忍說我在寫的時候快被他們閃死了。





壹、

  「……伯恩哈德?」

  阿奇波爾多由床上起身,頭髮睡得雜亂,聲音還帶點睡意。他摸索了一陣接著用指尖打開電燈,木頭色系的房被照亮。向右手邊一看,床單與枕頭還有人睡過的痕跡,另一件棉被卻被折得整齊擺放在上頭。

  「明明說過不折也無所謂。」他自言自語。
  ……沒聽說他今天這時間有班啊。阿奇波爾多搔了搔頭,點起一支菸,視線停留在床邊的鬧鐘上,04:15。

  「天都還沒亮啊……」
  阿奇波爾多嘴角叼著菸,用略帶無趣的表情環顧房間;一睜眼發現身旁的人不在,令現在的他稍微感到有點空虛,而且還是這時間。

  阿奇波爾多吐了口菸,決定抽完這支就繼續睡他的回籠覺。雖然頗有微詞,但跟伯恩哈德抱怨的話不知又要受怎樣的白眼,那傢伙可是十分公私分明的啊。

  更何況大男人在這時間的感受什麼的,說出口不就太可笑了嗎。
  阿奇波爾多有點自暴自棄地將菸頭熄滅。

貳、

  「阿奇波爾多?」

  伯恩哈德開門,回應他的只有房裡冷氣運轉的聲音,他望向落地窗的方向,窗簾被拉得死緊,燈卻還開著……出門的時候不是關著嗎,而且大白天開什麼燈。

  床上的阿奇波爾多睡得很沉。

  怎麼那麼會睡?──算了,也睡一會吧。
  伯恩哈德拎起手中的午餐,心想估計是吃不到了吧,於是將它冰進冰箱,接著關了燈,將領帶襯衫都脫下並整齊擺好──因為穿著睡覺會皺。

  伯恩哈德趴上床,攤開的棉被還沾著些許菸味。……阿奇波著多起來時一定有抽過菸,像是映照他的念頭,伯恩哈德這麼想的同時視線就看到了床頭櫃上的菸灰缸,形隻孤影被用力熄滅的菸頭。
  ……完全顯現出熄滅它的人當時的心情。

  「……。」他在菸灰缸和阿奇波爾多之間來回看一眼,然後嘆了口氣,接著便伸出手輕輕地揉亂阿奇波爾多早因睡眠而亂得一蹋糊塗的頭髮。
  「……唔?」被這舉動弄醒的阿奇波爾多睜眼,似乎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啊,哈恩哈德,你回來了?」連笑容也帶著睡意。
  「嗯,我回來了。」
  「現在幾點?」
  「別管那個,我想先睡一會。」 
  「好─好─」

  兩人躺著面對面一來一往的對話,最後在阿奇波爾多帶著寵溺的長音下結束。

  「唔,阿奇波爾多,好熱,別擠過來。」

  回應他的是阿奇波爾多橫過腰部卻一動也不動的左手。
  ……又睡著了嗎。

參、

  好餓。
  這是阿奇波爾多睜開眼之前第一個念頭。

  ……究竟是睡了多久啊,連自己也搞不太清楚,睜開眼時卻看到伯恩哈德超近距離的睡臉,「呃?」怎麼他沒印象伯恩哈德有回來?

  不過這傢伙怎麼連睡著時眉頭都皺著啊……阿奇波爾多撐著右臉,仔細地打量眼前的睡顏,然後伸出左手輕輕點了點伯恩哈德的眉頭,『唔哇啊,皺得更可怕了。』於是又收回手。

  感覺上自己已經睡了很久,也不是再睡回去的時候了吧……阿奇波爾多小心翼翼的爬出被窩,正要踏下床時卻感到手被人拉住。

  「?」他轉頭,看到的是意識明顯不清醒的伯恩哈德,微瞇的眼看著他,明明還躺著卻伸出了一隻手來拉他。
  「怎麼了?」
  「……。」
  「要起來了嗎?」
  「……。」
  連問了兩句都沒有反應,阿奇波爾多很肯定伯恩哈德根本還沒睡醒。
  「伯恩哈德?」他半放棄的再嘗試呼喚他一次。
  「……水。」總算有反應。
  「那你先放開我。」
  「……。」這次又沒了回應,不過伯恩哈德微乎其微的點了頭並放開手。

  真是……
  阿奇波爾多下床,同時看到鬧鐘的時間,16:15。
  「我可真會睡。」自言自語的打趣起自己。

  將水倒好坐回床上,他伸手搖了搖伯恩哈德。
  「伯恩哈德,水來喏。」
  沒有反應。
  「伯恩哈德,不要再賴床了。」
  還是沒有反應。
  「……。」
  阿奇波爾多開始覺得有點無奈了。

  「伯恩哈德,你可別怪我啊。」
  阿奇波爾多將杯子湊近嘴邊,含了一口水然後將杯子擺好,接著將床上的伯恩哈德用雙手”壓平”,在床上的伯恩哈德雖驚愕但還來不及反應的情形下就將脣貼上去。

  「唔……!?」阿奇波爾多你做什麼!?伯恩哈德想開口,但礙於被堵住的嘴和跟著入口的水,再使勁也無法說話,只能瞪大眼睛。
  阿奇波爾多離開嘴邊時甚至舔了他的脣一下。

  「哦?醒了嗎。」阿奇波爾多一臉惡作劇成功的帶笑表情。
  「……你在別人睡覺時做什麼。」伯恩哈德開口,伴隨剛睡醒的低氣壓。
  「你自己說要水的啊,我又叫不醒你,就只好就這樣喏。」
  「……我沒印象。」
  「我聽得很清楚。」

  兩人就這麼用一個躺著、一個支撐著;一個面色不善、一個一派輕鬆的姿勢與表情對望著。

  「……好吧,那你可以讓開了嗎?」伯恩哈德放棄繼續討論這個話題。
  阿奇波爾多盯著伯恩哈德,卻沒有退開的意思。
  「伯恩哈德,時間還早啊……而且我很餓。」阿奇波爾多笑著,語氣輕鬆。
  「很餓的話白天我有……」買東西回來,接著的話伯恩哈德沒說出口,因為他的嘴又再次被吻上。

  耳邊傳來阿奇波爾多低沉的聲音和平穩的呼吸聲,他的脣他的吻他的呼吸,都帶著菸味。

  「我們晚點再起來吧。」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