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眼睛《將軍副官》



  將軍副官。
  當時本來想寫別的東西結果衝出畫面的竟然是這兩人只好先寫完。(?)





  「你很想死嗎?」

  輕微上揚的脣吐出話語,冰藍長髮披散於雪白披風之上,修長的手戴著同樣雪白的長手套,手指前端就緊緊按著一名男人。

  男人睜著翠綠的眼直視,毫無畏懼;脖子被掐得發紫卻依舊面不改色,右手臂纏著的繃帶還滲著血,底下破損的軍服連帶被血染成深褐色。像是想行禮而試圖抬起手,手臂卻不聽使喚只有指尖微微地動了幾下,艱難地嘗試幾次也依然毫無起色。他輕皺眉頭,看似有些不滿但只能放棄再去嘗試並開了口。

  「屬下沒那個意思……長官,那是屬下的義務。」

  貝琳達將臉靠近,直盯著部下的臉又困擾地偏頭,手指頭掐得更緊了些,接著緩慢地睜開閉著的眼。

  「死了就沒有義務可言了唷,你想讓其他人站在我身邊的位置嗎?」她停頓一會,接著加重語氣說道,「回答我,你很想死嗎?」
  「長官,不想。」
  「那為何總是……」
  「那是為了保護妳。」貝琳達話都還沒說完就被這一句堵上。

  即使是貝琳達也因此而停滯下來,她眨了眨眼,雖然早就明白她的副官總是會不要命的提出建議,但也只有他在這種時候也依舊不改。

  真的是,很想死啊。

  「哼哼……呵呵呵。」貝琳達笑起來,掐緊的手跟著鬆開,同時靠近的臉也退回原先的位置,執著的權杖輕輕往手心點了點。

  「那麼,001,我命令你活下去。」
  「強悍到不會因任務而受傷甚至是死亡,現在還不足的部份通通都用你的訓練補上,辦得到吧?」
  「遵命,長官。」

  他的目光無一刻不是直視貝琳達的眼。
  如夜中的月光一般,漆黑卻閃著金光的眼;那是多數人會畏懼地談論起的,他的長官。

  但自始至終跟著她的001,只覺得很漂亮。她的眼如她的人一般,即使行走於黑暗之中依舊有著極大的存在感,並且強悍的無法忽視;而她的目光──也永遠直視前方、毫無畏懼,無論是向著何處而去。

  那就是他的長官,他為此引以為傲。



*後續。(欸

  「……直盯著我瞧做什麼?閒著的話快去訓練人或是訓練自己呀。」

  他的神智被貝琳達一句話拉回來。
  ……絕不能告訴長官,他剛剛竟因想著她的事而分心了,做為軍人這實在十分失職。

  不過,她的眼睛真的好漂亮啊。

*別再想了啦你這傢伙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