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慶典《王子姬》



  王子姬,年幼期。(?)





  王國的慶典是少有的熱鬧時期,但年幼的古魯瓦爾多卻從來沒有參加過。古魯瓦爾多隱約明白是父王不願意讓人過於接近自己這個”王子”,或者說是恨不得人民不知道自己;每當慶典時期,他只能遠望熱鬧的街道,卻沒有機會參與。

  但今天不同。
  甩開了跟從的隨侍,古魯瓦爾多終於有機會在慶典的時期走出城外,他抬起頭茫然地望著街道,不時被擁擠的人群碰撞;這樣的街道是他所不熟悉的,他一直都是遠遠的在遠離人民的地方,接觸到的只有恭敬與畏懼。

  不熟悉的場景令古魯瓦爾多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他東張西望,思索著該向何處去。正猶豫,肩膀被人輕輕拍了一下。古魯瓦爾多警覺的回頭,映入眼廉的是閃著銀白的長髮,一名不認識的少年。

  「做什麼?」古魯瓦爾多開口,語氣不善。
  「沒什麼,看你在那東張西望,跟我一樣第一次來嗎?」少年和善而溫暖地微笑,迵異於古魯瓦爾多的態度。

  他不認識我?古魯瓦爾多打量他,的確不像是此地的人。
  「……不算是。」他小聲而敷衍的回應,同時也不斷地瞧著四周的狀況;因為跟陌生人講話而被抓回去那就太愚蠢了。

  奇怪的人,少年想。
  像是在躲著什麼人似的……他思索,由身上取出一個銀製的半臉面具,還沒徵求同意就給古魯瓦爾多戴上。

  「!?」突如其來的動作令古魯瓦爾多一時無法反應。
  「這樣就看不出來是誰了吧?瞧你像是在躲誰的樣子……是偷跑出來玩的?梅莉亞也常嚷著要與我出來呢……不過她還太小了呀。」少年提到梅莉亞這名字時,不自覺地露出了溫暖的笑意。

  奇怪的傢伙,古魯瓦爾多想。
  「不干你的事。」古魯瓦爾多開口,轉頭就打算走,卻又被身後的人一把拉住。
  「都一個人,就一起逛逛好嗎?」

  這傢伙有毛病嗎?由始至終都掛著那笑容,還擅自地與他搭話。
  但也不是真的很討厭他。

  古魯瓦爾多想了會,妥協的地點頭。

  也真多虧面具的福,直到慶典快結束都沒人認出他。在慶典最後,大廣場上的營火晚會,是他第一次離那炎熱的營火那麼近;高聳的火光映照人們歡欣的笑容,明明是夜晚,卻如此明亮。
  果然實際參與跟遠處看差得多了。

  古魯瓦爾多望著營火出神,旁邊的少年笑著輕拉他,「別顧著看,下去玩吧?」
  「你……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啊?是嗎,我是布列依斯,你呢?」
  「……。」橫豎外地人應該也不認識他,「古魯瓦爾多。」
  「真是個好名字。」

  ……果然是個奇怪的傢伙,古魯瓦爾多想。
  從來沒有人對他這麼說過。

  那天的慶典……他對那名留著銀白長髮的少年印象遠比熱鬧的慶典來得深;布列依斯拉著他奔向營火時,長髮也被火光照得發亮。在他們分離那刻,對方還將那同樣閃著銀白的面具送給了他。

  ……還會再見到他嗎?
  小小的古魯瓦爾多想著,是他第一次對一個人而不是其他生物產生興趣,但他並不是對自己這猶如被囚禁的生活抱持什麼期望。

  不可能吧。
  他下了結論,將面具收在房間的箱子裡,連同前陣子製作的爬蟲類標本。

  銀白的面具閃亮,突兀的被擺放在成堆的生物標本旁。




*N年後(?

  「又是你這奇怪的傢伙,布列依斯。以前那愚蠢的笑容呢?」

  「……好久不見,古魯瓦爾多。然後請停止你手上捏我臉的動作。」

*竟然破壞氣氛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