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野獸《米菇》



  米菇,現代有,K桑點的。
  對不起羅索被我寫得好煩躁,因為我寫他的時候就是用很煩躁的心情在挑夜燈的近凌晨寫的。(喂)





壹、

  他的技官,是頭不折不扣的野獸。
  優雅、致命──和十足我行我素。

貳、

  「羅索技官,該吃飯了。」敲了敲門,裡頭的人已經不眠不休關了二十小時。
  「米─利─安!!我說過幾百遍不要在我做研究時打擾我!!」由門內傳出的嘶吼聲帶點沙啞,顯然連水也沒喝過多少。

  「──再不出來我要破門了。」門外的米利安對裡頭的抗議完全無動於衷,甚至出口威脅。

  「……。」門內是短暫的沉默,然後『喀喀喀喀』鞋跟踩過地板的聲音,緊接著門被用力的甩開,「啊─啊─啊─怎麼每個人都對打擾我美好的研究樂此不疲?吃飯什麼的不是吞幾把營養劑就可以解決的事情嗎?我只要再三十……四十、五十小時,啊管它的總之就快要完成了啊!!」羅索的右手不停抓著頭,不間斷的抱怨顯示出他極度的不滿和不耐煩。然後他停下動作,右手往前一伸,「飯呢?」

  「食堂吃。」顯然米利安完全不想讓他就地解決。
  「吭─啊─?!」在羅索對這回應投以鄙視態度的同時,已經被米利安一手扛起,「慢著米利安,老子有腳啊!!」
  「不扛著你會半路溜回來。」然後抱怨再一次的被無視。

參、
  
  ──羅索竟然來吃飯了!!
  這是食堂眾人一致的心聲,但看他被米利安扛在肩上暴跳的模樣,他們又瞬間了然於心──果然還是只有米利安能拿研究時簡直可稱『猛獸』的羅索有辦法啊……。據說上次有個不知情的倒楣鬼只是敲了個門,一打開就被迎頭扔出的震憾彈炸暈在門口,休養了一個月才完全復原的樣子。

  米利安無視眾人驚愕的目光,逕自往食堂內的空桌而去,一把將羅索按定在位置上。

  「吃什麼?」
  「隨便啦。」
  「那好,我去點,不准跑。」

  說不跑就不跑,那麼沒個性?羅索忍不住在內心譏諷。
  但想想研究室的門再被米利安連門帶牆撞壞一次,不知道又得聽那些雜碎工人敲敲打打多久……十分的妨礙研究。羅索決定還是忍耐吃個飯,比較合乎效益。

  『咚!』眼前被米利安用托盤拿來的食物所佔據。
  「……米利安,這啥?」
  「豬排飯定食。」
  「我知道,這些太多了!」
  「不要抱怨,有肉有菜有飯有湯又能充份補充體力,有何不滿?快吃完它,我再送你回研究室。」米利安用平淡的語氣說完,吃著與羅索相同但兩倍份量的餐點。
  「……哼!」

  羅索很不滿,非常不滿。
  但他常拿米利安沒辦法,這男人簡直是不厭其煩的在照顧他,不管如何對他又打又踢又罵又砸都無動於衷。對了,不久前扔過不知道炸開會如何的實驗炸彈,還被他一手接住扔了上天……然後就不知跑哪去了。

  羅索不耐煩的邊嚼邊打量米利安。怪了,除了大隻一點、少了隻手,也跟一般人沒兩樣啊,怎麼腦袋結構就是感覺不太一樣,簡直太令人好奇了。

  「米利安,你可以給我解剖看看嗎?腦子就好。」
  「不行,吃你的飯。」
  「小氣。」

肆、

  總算解決對羅索而言浪費時間的用餐,在米利安的護送下回到研究室。

  「接下來沒事就別來煩我啦。」羅索在門口向米利安擺出快走的手勢,轉身便要入內。
  「羅索技官。」卻被後方的米利安叫住。
  「吭?」他不耐煩的向後偏頭回應。
  「祝你研究一切順利。」米利安露出少見的笑容,或許連他本人也未意識到。
  
  羅索鏡片底下的眼瞪著他,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什麼啊幹嘛啊這男人也太──多管閒事了吧。內心不住的抱怨著。

  而且還很惹人心煩。
  羅索回過身,腳步迅速的走向米利安,伸出插在口袋的右手,使勁將米利安領子拉近──然後用力的親了上去,很久很久,離開時還狠狠咬了一口。

  啊,舒服多了。

  「……羅索技官,你太用力了。」
  「要你管?那,掰啦,改天見。」說著逕自甩上門,徒留門外的米利安。

  米利安伸手摸了摸脣邊,血流如注。
  ──或許這就是馴服野獸的過程中,要付出的小小代價?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