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孤寂《將軍艾茵》



  將軍艾茵。
  一樣是貓咪點的,總之是半夜醒來,挑夜燈寫完的其中一篇。
  貓咪什麼的很可愛對吧(你





  沒有戰鬥的日子,無趣的難以忍受。
  在一次戰鬥中因為『過度處理』怪物,就被那名稱呼為聖女之子的人偶暫時撤離前線了。

  乾淨得近乎空無一物的房間,貝琳達支著頭望向聞風不動的房門,手指不斷輕巧細碎的敲擊桌面。偶爾由門外傳來聖女之子一行人出門又回來的聲音,令無趣的感覺不斷加深。

  叩,煩。
  叩叩,無趣。
  叩叩叩,與敲擊數同步的複數聲響由門板上傳來,微微打開的門邊探出一張少女的臉……頭上的耳朵輕晃。

  啊,這名少女。
  似乎是前陣子才加入,異族的戰士。連這麼小的孩子也要戰鬥嗎?死後的世界依舊可笑而真實。沒將想法表現出來,貝琳達對著眼前的人維持一慣的笑意。

  「妳好,我是艾茵。」少女笑笑,聲調輕快。
  「……貝琳達。來做什麼?這裡可不是小孩子可以亂闖的地方唷。」大小姐沒說過,這裡待著什麼樣的人嗎?

  就算沒人明說,貝琳達也明白自己如何被評價。

  「……他、他們說沒事不要來這裡。」
  那妳還來?還未聽完,貝琳達已經有點想揮手趕人。
  「……但是一個人,不是很寂寞嗎。」艾茵交握雙手,顯得有點緊張,也有點膽怯,耳朵跟著細微的顫動。

  貝琳達瞪大眼,突然睜開的金色眼瞳令艾茵驚嘆的「呀……」了一聲。

  一個人,孤寂的很。
  但不是因為沒人陪伴所至,而是因為欠缺戰鬥、瘋狂、血,簡直無聊得要發狂。但所明白的是,耐心而冷靜的等候。她早已學會將孤寂扔至一旁,將所有情緒隱藏。

  現在這名少女來到眼前,對自己說出這番話?
  貝琳達簡直要失笑。

  「然後呢?妳也不可能留在這。」於是出口的話,化為柔軟的刺。
  是吧,快回去吧?

  「我可以。應該說,我就是為此而來。」像是已經下定決心,說出口的回應。
  是令貝琳達也感到詫異的答案。

  有人來到眼前,並膽敢對她說這話可是頭一遭。
  是無知亦或無畏?死後的世界令人不畏死?不,她本來就是這樣的人──艾茵的眼,透露出貝琳達未曾見識過的清澈。一瞬間貝琳達便了然,啊啊這名少女,與執著於戰鬥的自己不同,她是為了守護而存在。

  但守護的對象,也包括了我嗎。
  她們甚至今天才第一次正式面對面。

  「說不定會死的唷?」貝琳達笑。
  「不,妳不會。」艾茵的話語堅決,也伴隨微笑。
  「呵呵。」倒是挺有趣的孩子吧。

  貝琳達向艾茵勾了勾手指,她也乖巧而親暱的上前。
  那麼,看在她有點意思的份上,就稍微忍受一下這段日子吧。
  她將艾茵抱至腿上,由後方抱住。

  「說來就來,但可不會讓妳逃的唷?」貝琳達在艾茵耳邊細語。
  前方的艾茵,可以感受到她說話同時所吐出的冰冷氣息,因突如其來的寒冷而微微顫抖。但當回望貝琳達時,她眼裡依舊是無畏的目光。
  「我不會逃的。」艾茵的笑容,簡直要溶解所有冰冷。
  「希望如此呢。」貝琳達也跟著笑,將臉輕輕靠上艾茵的肩窩。

  啊啊──糟糕。
  開始覺得她也有點可愛了。
  

留言

秘密留言